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

拉棉花糖的兔子

首页 >>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>>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第四天灾 我开动物园那些年 [穿书]黑化圣骑士 快穿之娇妻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 [快穿]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请将令爱嫁给我 在星辰中浪[星际]
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拉棉花糖的兔子 -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 -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txt下载 -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最新章节 - 好看的N次元小说 []

番外 八十年前2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张约发现自己穿越之后, 也是难以置信。

我杰西呢?我杰西哪儿去了!这什么鬼地方, 快放我回去!

可是光嚷嚷肯定是回不去的,张约一肚子气,四下里晃了一下,发现自己住在一个大宅子里, 前头是三进的中式大院子, 最后一进里却是砌了一栋三层的白色洋楼,他的房间就在这里头。

有像电视里那样仆役打扮的人,见了他都问好,喊他“二少”。

张约还没逛遍整个地方,就被“大少”给喊去了, 这个大少分明长了一张和他堂哥很像的脸, 但是说话做派都透着年代感,他看了一下桌上的文件, 名字也不一样, 叫张纯。

张纯和张约说了些话, 张约也就听了个五成, 大意是什么父亲在省城, 是个什么督军, 让他们从均城老家带些金条过去。张纯要亲自押车,这些日子不在家,张约就主事了, 如果有什么来让帮忙的, 如何如何应对。

说完了, 张纯又拿了把枪出来,问他,“还记得怎么使吗?”

张约哪会啊,只说自己忘了。

张纯就说:“徐副官的弟弟做事稳当,我叫他跟着你听差,你不记得了就让他教你吧。好了,去吧。”

从这些也知道,这家人是有军队背景了,张纯走的时候带着军队,家里头也留了军人防守,包括跟着他那个什么徐副官的弟弟,看着面嫩,但也穿了军装。

张纯一走,张约就要出门,家里不敢随便和人聊深了,他得上街转转,看看眼下具体是什么时代。

张约说要走,小徐就说自己会开车,幸好他们不熟,张约才没露馅。

“二少,要去哪儿?”小徐问。

“你……有没有说相声的地方,带我去看看,要撂地的那种。”张约脑子里转了一圈,如此说道。

他和齐涉江早就交过底了,现在到了这个时代,张约想来想去,就觉得和齐涉江有点关系,反正先上那些卖艺的地方去看看。

小徐应了一声,把小汽车就开到了均城卖艺最多的地方。他和二少不熟悉,也不敢问这位怎么想起看撂地的了。

老爷是一省督军,掌着军政二权,这均城是本省要地,也是张家老窝所在,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。二少要是想听个什么曲艺,直接叫到府上来不就行了么,那露天的场地,顶多有个布棚,坐板凳听相声,不是少爷身份干的事啊。

心里是嘀咕着,车还是老老实实开到了地头去。

张约从车窗往外看,这些茶社、戏院人来人往,外头更是每隔几十步,就有卖艺者,而且极有规律,不会彼此干扰到。

说相声的,也有,单个儿,一对儿,还有打板唱曲的,各式各样,耳边纷纷杂杂,这陌生的热闹,让张约有些迷茫。

这一刻他想到的还是齐涉江,当初齐涉江到现代的时候,是不是就像现在的他一样,在新时空手足无措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有道声音隐隐传入了张约耳中。

他放眼看去,应该是远处很多人围着的地方,那里头有人在唱,腔调十分熟悉,是太平歌词《陆压绝公明》。

虽然离得远,但相声演员声音是往横了练,求一个传得远,听的人多。这声声入耳,张约仔细分辨,他也是吃这碗饭的啊,又和齐涉江相处日久,越听越觉得从发声方式、位置到唱腔样式,都像是齐涉江!

对了,对了,这段儿是齐涉江他师父写的,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传遍全华夏!

张约忽然想起这个细节,更是笃定了,那里头的人一定是齐涉江。

当下,张约就下了车。

也是这时候,那边齐涉江已经演完,被地主叫去,然后和流氓说话。

张约远远看到那抱着三弦的背影,一上前就看到齐涉江被人揪着衣襟。他这个脾气,哪里忍得住,把张纯给的枪掏出来,就顶在那人头上了!

与此同时,齐涉江也转头看他了。

一张清秀白净的脸,略瘦,乌黑的眼睛透出光彩,虽然和以前完全不一样,但张约几乎可以笃定,这就是他们家齐涉江!

可算找到了!

张约心花怒放,对那流氓就更不能忍了,大骂起来。

周围的人一看到枪,吓得连忙避开,那地主也是想逃又不敢逃,心中叫苦不已,谁知道这日常飞个帖子,怎么会惹来煞星。

小徐看到张约掏枪了,快步上前,不问三七二十一,一脚踹在流氓腿弯,把人给踹跪了,把自己的枪也拔出来,指着他脑袋。

“二少?”小徐低声征询张约的意思。

周围的人都散开了,只有地主和流氓听到了这称呼,心底一颤。身边带着兵,拿了枪,又是“二少”,怎么让他们想到张府那位公子呢……

这到底怎么回事,这样的人物,怎么会突发善心?!

这时候,却是那说相声的小子拉了拉张二少的袖子,一双黑眼睛瞅着他,轻轻摇了摇头。

原本暴躁如雷的张二少好像瞬间消气了,只是还有些不爽快,弯腰又报复地用力揪了一下流氓的衣襟,把人一掼,“滚!”

那小流氓被两把枪轮流指过,胆子都吓破了,两脚软得像面条一样,在地上爬了好几步,挣扎着“滚”开。

地主一个哆嗦,看这反应,这二人竟是认识,他站得近,看得分明,那情态还透着一点腻歪。

难怪张二少怎么管起闲事来,感情这位发的不是善心,而是色心啊!

……

小徐把车开到角落里停下,然后守在外面。齐涉江和张约则坐在后面,相顾无言。

半晌,齐涉江才道:“你怎么认出我的?”

“前头就听到你唱太平歌词了,还有这个眼神,没变的。”张约摸了摸他的脸颊,“我一觉醒来,就发现自己到这儿了,赶紧上街找说相声的,还真把你找到了。”

齐涉江失笑,没想到张约竟也随他而来了,但不得不说,他那悬着的心落下来了,“这里好像也不是我原来的地方,好多事都变了。”

他把变化说给了张约听。

“孟老爷子病着呢?还有咱师父还在吃苦?”张约赶紧在身上摸了摸,穿都穿了,当然是暂时先顾着眼下,他拿出来一张一百元的票子。

“这个购买力多大?我出来就拿了一张,也不知道够不够。我现在这个身体家里好像条件很不错,我爸好像是什么督军,但他不在家,我都没看过他什么样。”

齐涉江:“……”

齐涉江指了指那票子,“……这就是你爸,你认识一下。”

张约:“??”

齐涉江把票子展开,上头有个圆形,里头是一个中年人头像,仔细看还真和张约有几分像,“督军是本省最大的官儿了,这个就是他印的钞票,用了他的头像。你爸要是督军,那就是这个了。”

说起来,督军好像的确姓张。

这会儿“财权分立,票出多门”,很多地方都自己印钞,督军这票子至少在本省还是很好用的。一百块,够齐涉江不吃不喝赚上一两个月了,毕竟刚才他累死累活,也就赚了一块多。

张约汗道,“没想到我穿了个官二代。”

“嗯,不过这钱你还是收着吧。”齐涉江把自己赚的钱给他看,“我师父和师弟不是平白受人恩惠的,咱俩现在是刚认识,要一见面就给钱,他们不会轻易收的。”

张约一呆,“说借的不行么?或者,或者是我捧你?”

“那也要慢慢来啊,你都没听过我说相声,就这么热烈地捧我了?反正我这里赚了些钱,可以救急。”齐涉江说道,“回去我再和他们说说,先只说你帮了我,又爱听相声。”

“……也行。”张约对这个时代不熟悉,听齐涉江这么说有点道理,也就同意了。他深深看着齐涉江,一把抱着他,喃喃道,“有你我就放心了……”

齐涉江一怔,也抬手回抱住了张约,“嗯。”

……

中午,齐涉江没和张约一起吃饭,而是暂别,要去给孟梦达他们买饭,他数出五十个铜子儿,在饭馆买了吃食,特意给病着的师弟们多加了煮鸡蛋补充营养。

又另买了一小块猪肉,预备晚上炖肉汤。多的也买不起,这会儿粮食贵,肉更贵,当下的猪肉价,一块钱就四五斤。

齐涉江一回去,孟梦达看他拿了那么多吃的,还有鸡蛋,“怎么这样多,师父那里留的钱不够买这些吧,小师弟今天还真挣到钱了?”

那俩小孩盯着吃的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家里穷,一天也就吃两顿,他们又是长身体的时候,总觉得每时每刻都是饿的。

“快吃。”齐涉江先叮嘱了一声,小孩得了大人吩咐,才敢开吃,狼吞虎咽地往嘴里塞玉米面做的饼子。

孟梦达咽了口水,也忍不住吃起来,居然还有香喷喷鸡蛋,他自打病了以后哪里吃得上这个。

就着凉水吃面饼,两斤的黄面饼,俩大人俩小孩儿,风卷残云就吃光了,还意犹未尽呢。

“不然我把肉炖了吧。”齐涉江说。

“别,还是晚上再炖吧。”孟梦达舔了舔嘴唇,“家里好像还有点野菜,就和吃了。”

也行。齐涉江帮他们把野菜给煮了,他厨艺是真不行,就会烧水了,凑合煮出来,都不成形了,称得上是黑暗料理。

可他们也没得挑剔啊,没娘也没媳妇儿,不是老爷们儿就是小孩儿,还病了俩,孟梦达倒是会一点,可下不了厨,只能老实吃齐涉江煮出来的黑暗料理,好歹填饱肚子。

这时候,齐涉江坐在一旁把今天收到的几百个铜子儿都倒了出来。

那么些铜钱,铺得桌面满满的,叮当乱响。

四人吃东西的动作一下停住了,张着嘴巴看齐涉江。

孟梦达一拨,“这都是你今天挣到的?!”

齐涉江点头,“祖师爷保佑,一块多点儿。”

孟梦达捂着心口,觉得心脏要不大好了。以往,他和老二俩人搭档,天气好发挥也好,才挣到这个水平,小师弟第一次单独演出就挣这么些,这真是要上天啊!

“今儿本来还遇到有人下帖子,要收两块,幸好我遇到位好心的贵人,帮我把人打发了。”齐涉江这就做起了铺垫,给他们讲张约的事。

师弟们还被他挣的这个钱震住了,再听这件事,倒只觉得小师弟运势真是好,遇到了君子。

“这钱就放这儿了,下午我再上地,凑凑去给二师哥买点好药吧。”齐涉江说道。

二人对视一眼,又感动又为师弟自豪,师弟可不止帮他们守住了地,还要把挣来的钱都给他们用,这是亲师弟啊。

屋子里比较暗,所以他们都没看清楚齐涉江眼中充满了慈爱……

“师弟,你放心,等师哥好了,就上地把钱挣回来,还要留着给你做老婆本的!”二师哥说道。

齐涉江笑而不语。

……

到了下午,齐涉江卖艺那整条街的人都知道,张家的二少爷迷上了听相声,还是那撂地的,甚至出手帮了个小艺人一把。而且,接下来整个下午,二少都坐在那一处捧场。

唯一看出了端倪的地主,又哪敢说什么闲话。

其他人没想那么多,说相声的可是下九流,连在曲艺行,地位都比不上什么说书的唱大鼓的。有钱人包也是包戏子,叫家里唱堂会也好动手动脚,哪有包说相声的。

人家听相声听得可规矩,给钱阔绰但不夸张。

这么想来,只能说是这位爷不知怎么,爱上听人说相声了呗!

而让所有同行有些羡慕嫉妒恨的,就是张二少捧的那个,还是个未出师的新人,来这儿是给他师哥占地的。上午就吸引了不老少的观众,这可真属于有实力又有运气了。

人比人气死人啊,有人在这儿说了几十年,也不一定成角儿,有人就站了一天,这就有人替他扬蔓儿了。

现在是一条街的人知道,以二少身份,往后还不传得更远。

虽说张约坐在那里听,也没给什么天价打赏,但是有他在,就有觉得稀奇的人,看这么位少爷都爱听,他们也一块儿听。听的人多了,钱自然也多了。

天色渐晚,齐涉江收了家伙什,喝自己带来的润喉茶。

最后一数,不算张约“打赏”的钱,他自己今天赚了差不多三块多呢。

齐涉江记得,那时候他要不是因为得罪过人,在均城本来也能找到固定的茶社说相声,那种一个月得有一百块了。那时只有成名了的演员才有这样的待遇,大多还是温饱线上挣扎。

张约依依不舍,因为天黑了,齐涉江下班了,他得回去了,“我送你?”

“不用送,我买了饭还要出门的。”齐涉江说道,“晚上去芳禄街继续卖艺。”

“晚上还去,太辛苦了。我继续陪你。”张约说道。

齐涉江却犹豫道:“不太合适吧……”

“这有什么,我去那儿等你。”张约说着,探头出车窗,把小徐喊过来,“芳禄街你会去吗?晚上到那儿去。”

小徐一脸惊恐,“二少,家里不让您逛芳禄街啊!”

张约忽觉不妙。

只听小徐接着说:“大少要知道您逛窑子,我还敢带路,回来会把我的腿打断的!”

张约:“…………”

“你先别过来!”张约把小徐给赶走了,他没想到齐涉江夜里上班是去红灯区啊,转身一叠声道,“不行不行不行我不准你去,你那么可爱,要是有人调戏你怎么办!”

“……”齐涉江都有点被腻到了,“不至于吧……”

张约急急道,“你实在要去,我陪你去!”

齐涉江:“你没听刚才那人说么,你家里知道你去窑街,要把他腿打断的。”

张约一脸纠结。

但很快他就想到了法子,“有了,那我就让小徐带枪跟着你!”

齐涉江哭笑不得,“你这么个捧法,那我可真要出名了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元宵快乐

谢谢大大们的霸王票,这几天都用手机发就没整理名单了

今天评论里送500个小红包=3=么么哒

喜欢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请大家收藏:(m.liehuoshuba.com)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烈火书吧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所有敌人都对我俯首称臣 科技图书馆 极品捉鬼系统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大灾变 邪王嗜宠:鬼医狂妃 酌鹿 仙王的日常生活 霸道总裁求抱抱 重生之都市仙尊 宇宙最强矿工 大影帝 万族之劫 重生之绝世武神 重生之契约幻想世界 掌事 快穿之男神boss,求别撩 位面无限重生 重生初中:神医学霸小甜妻 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
经典收藏 无限求生 SCI谜案集(第三部) 我是预言家? 末日领主 Boss月刊少女化 [快穿]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硬核快穿 红楼如玉君子 炮灰逆袭系统[快穿] [快穿]寻找男主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我召唤了位面玩家 葫芦娃大战火影海贼 无限建城 黑篮:呆萌紫巨人 一朝成为死太监 小甜饼 召唤玩家搞基建 我开创了一个神系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[星际]
最近更新 我召唤了位面玩家 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 一朝成为死太监 太宰文也 快穿之娇妻 路人甲超有钱! 硬核快穿 大祭司 后娘[穿越]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[快穿] 心有猛虎嗅蔷薇 SCI谜案集(第三部) 魔法少女奈叶之奏鸣曲 [网王同人]博君一笑 EXO之美男公寓 姻缘劫之窈窕淑女 末日领主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[快穿]小衰神的悠闲生活 我开创了一个神系
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拉棉花糖的兔子 -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txt下载 -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最新章节 -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 - 好看的N次元小说